關鍵還要真正發揚基層民主,全面落實村級民主議事、民主決策、村務公開、民主監督等各項民主管理制度。下麵有眼睛盯著,上面有制度管著
  □胡印斌
  中組部、中央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領導小組近日印發通知,要求各級黨組織把加強基層黨組織建設作為整改落實的重要任務。其中,要求開展整治村、社區等基層幹部違法違紀行為專項行動,特別要集中力量查處群眾反映強烈的涉黑涉惡案件(6月29日《京華時報》)。
  村、社區幹部違法違紀,甚至涉黑涉惡的現象,在一些地方都存在,並不鮮見。就在上周,廣州市出動700名特警,打掉了一個黑社會性質犯罪團夥,團夥“老大”馮某同時也是廣州市白雲區的一名村委主任。馮某利用村官身份在當地大肆收保護費、控制賭場放高利貸、插足建築工程,從中牟利。
  今年年初,北京市密雲縣村委會主任王曉雷惡勢力團夥案也引人關註。此外,近年曝光的村主任涉黑案還有,廣州市白雲區江高鎮村委會主任殷卓波涉黑團夥案,河北省保定市曲陽縣七里莊原村支書劉會民涉黑案,福建省漳浦縣村委會主任鄭龍江涉黑團夥案等等。
  這些涉黑的村官,向上代表民意,對下又是權力意志的化身,一身而兼兩端,游刃有餘,黑白通吃,實在是地方的要角。最令人詫異的是,頗有一些村官甚至私設公堂,包攬訴訟,完全成為地方公共秩序的裁決者。村民稍有微詞,即會招致慘烈打擊。凡此種種,均是時下中國一些基層組織淪陷的表徵。
  那麼,村社幹部如此猖狂,肆無忌憚地侵蝕基層政權,其上級組織、官員幹嘛去了?又該靠什麼來約束這些“村老大”?
  其實,部分村社幹部逐漸黑化,甚至成為“紅加黑”村官,癥結正在於對基層組織長期以來的管理缺位,乃至對於民意的漠視與抑制。
  其一,從村官的遴選上,不少地方政府往往片面強調能人治村、強人治村,將錶面的效率和秩序感作為政績追求,從而使得一部分品德不好、唯利是圖的所謂能人,通過選舉進入了基層政權。
  其二,從村官涉黑的案件看,在當地多已形成了一條隱秘的權力利益鏈,很多上級政府官員牽扯其中,要麼成為個中的一環,從中分肥;要麼成為村官的保護傘,使其成為某種工具。這種合流的勢頭,也導致了時下黑惡勢力對農村基層政權的侵蝕日益嚴重。
  其三,黑惡勢力籠罩之下,村民的正當訴求往往很難受到重視,即便向上反映,很多也會成為沉沒的聲音,只能在“村老大”的治下屈從。當然,也不排除很多村民出於鄉鄰、親戚的關係,往往不願意出面反映情況。
  鄉村的良性治理已經不能再等了。一方面,應該以重拳出擊,嚴厲查處村社幹部的涉黑涉惡行為,還基層社會以郎朗晴空;另一方面,還需要從日常管理上轉變思路,改變以往那種唯GDP的強人思維,從民眾長遠的福祉出發,真正選拔出那些品德好、樂於服務公共事務的基層幹部。
  同時,關鍵還要真正發揚基層民主,全面落實村級民主議事、民主決策、村務公開、民主監督等各項民主管理制度。下麵有眼睛盯著,上面有制度管著,村級治理黑惡化的問題才有可能得以遏制。
  (原標題:村社幹部涉黑應追究上級責任)
創作者介紹

女生衣服

sl74slrhf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